女店長承認涉案 四人都聲押

〔自由時報記者黃立翔、黃其豪、張文川、黃敦硯/綜合報導〕這家咖啡店是殺人越貨的黑店,也是電影「新龍門客棧」的翻版,從老闆、股東到女店長都披著羊皮設陷阱下迷藥,為謀財而聯手殺害慈祥的老夫婦!

八里知名的「媽媽嘴」咖啡店,負責人呂炳宏、女店長謝依涵、股東歐石城,加上友人鍾典夆,涉嫌共謀犯下震驚社會的八里陳進福、張翠萍夫婦雙屍案,昨遭檢警緊急拘捕;這群本與咖啡香為伍的人極其冷血,不但將被害人雙雙割喉致死,還聚在咖啡店商議「就算人死了,也要從他們身上弄到錢」;謝依涵昨承認涉案,但避重就輕,另三嫌否認,訊後全被檢方聲押。

死者家屬泣訴:「老人家對他們這麼好,怎下得了手?」

知剛賣地 隨身帶印章、存摺

檢警調查,老夫婦常出入媽媽嘴咖啡,熟識女店長謝依涵,老先生陳進福想收謝作乾女兒,謝女因而得知陳進福日前賣掉日本沖繩那霸市的土地、房屋,手上有數百萬元台幣,又得知陳妻張翠萍習慣隨身帶提款卡印章、存摺。

謝依涵供稱,呂炳宏因拓展營運周轉不靈,獲知老夫婦有錢遂設下「鴻門宴」,二月十六日晚上七點,謝女打電給陳說:「呂炳宏的孩子滿月,你們一定要來慶祝哦!」可憐老夫婦帶著祝福的心情去媽媽嘴赴約,兩老各點咖啡、啤酒,隨後呂炳宏藉口要借錢投資,想帶兩老去看抵押物,將兩老騙上轎車。

檢警追查,兩老一上車,便被呂、股東歐石城及友人鍾典夆架住,鍾以水果刀抵住張翠萍頸逼問:「妳的帳戶密碼?」張婦不從而吵起來,但仍被逼出一些數字,呂、鍾兩嫌竟下殺手,猛刺陳進福左頸一刀、右頸兩刀,致動脈破裂而死,張翠萍前頸遭刺四刀,胸口致命一刀造成血胸,當場斷氣,呂、鍾駕車運屍到三重大勇街卅二號二樓住處,呂、謝、歐再回咖啡店清洗自身血跡及車上血跡,並提早關店,和謝女在店內商討藏屍、冒名領款。

咖啡店設鴻門宴 騙上車割喉

二月廿日,警方連日查訪媽媽嘴,呂炳宏擔心,廿五日晚上將陳進福棄屍距媽媽嘴一百卅公尺外的淡水河沙灘,隔天被尋獲,廿七日中午,謝女變裝老婦去彰化銀行天母分行操作提款機盜領存款,因密碼有誤轉往櫃檯欲改密碼,還想臨櫃提領卅五萬,宋姓女行員察覺她不像存戶本人,通報金管會,得知張婦已失蹤被列管。

警方從盜領者騎機車的畫面,間接查知是謝騎母親的機車,案情急轉直下!本月一日晚上,四嫌再將張婦棄屍,次日由謝女假裝「發現」。

檢警解剖夫婦屍體,驗出藥物反應,研判被下迷藥,不排除張婦因神智不清而說出錯誤號碼;老夫婦財產大多是張翠萍名下的動產,約值兩千多萬,另有兩間房子,陳進福其實名下無太多財產。

昨晨天剛亮,檢警大軍壓境搜索媽媽嘴,逮捕烘焙指導歐石城,並採證歐的白色座車,歐本是開墨綠色中古車,老夫婦失蹤後該車就報廢,被懷疑用來載屍而報廢滅跡。

媽媽嘴的鄰居昨透露,三月一日聞到咖啡館飄來惡臭,如今懷疑張翠萍屍體曾被暫藏在窄巷。因兇刀、血衣、作案車輛尚未尋獲,破案仍差臨門一腳。檢警昨認定,媽媽嘴兩名男店員、四名女店員、謝女的祝姓男友不知情,均獲請回。

 imagesimages (1)  

夜訪殺人咖啡店 記者撞見老闆股東大清洗

自由時報 – 2013年3月7日 上午4:28 記者黃其豪/專訪

富商陳進福偕妻張翠萍雙屍命案,嫌犯都很會演!

涉案主嫌呂炳宏和歐石城昨晨落網前,猶神色自若與記者暢談命案,歐石城還握拳說「若真是murmur(女店長謝依涵英文名)幹的,恨不得搥她幾拳」,一副正義凜然狀,很諷刺地,1個多小時後就雙雙被捕,假面馬上拆穿。

昨天清晨4點,記者前往陳進福夫婦最後現身的媽媽嘴咖啡店走一趟,想和店家聊聊這起重大的雙屍命案,為何會和咖啡店扯上關係?記者當時到了現場,天色仍昏暗,淡水河邊一片寂靜,無風又微涼的空氣中,可以讓人感受到一股不尋常的氛圍。

稱太忙 還請喝咖啡

咖啡店內還亮著一盞燈,記者正好看見歐石城和呂炳宏漏夜「清洗」烘焙室及倉庫物品,呂炳宏見是記者,連忙說「南下高雄3天,剛回台北,白天要發薪水,才會忙到4點還沒忙完啦」。歐還泡了杯店內招牌濃縮咖啡請記者品嚐。

女店長下週拍婚紗

記者開口便問「陳伯伯(陳進福)口中的乾女兒到底是誰呀?」呂炳宏說「這事我問過謝依涵啦,那是幾年前的事了,但認親沒成功」,又說依涵預定下週和男友拍婚紗、6月結婚,「不可能做出不利陳進福的事啦!」

呂炳宏描述,陳進福喜歡喝濃縮咖啡(義大利文expresso),「我店裏員工都暱稱他為『expresso伯伯』哩,他有時會送禮物給員工,2年前曾自備研磨器,送本店一包黑珍珠,教員工研磨,還笑稱以後可賣『珍珠咖啡』,他的人很慈祥和善」,最後一句,聽進記者耳朵,備感諷刺。

但呂繼續說「張翠萍在過年時,曾送本店員工每人一只玳瑁製的蛇戒」,呂強調,這對老夫妻和店內員工互動「就像一家人」。

歐石城跟著附和,指店外一張木椅給記者看,「你看,這裡就是陳伯伯的固定座位」,歐還坐上木椅,舉起右手臂,把手腕往上抬,示範陳進福愛做的「招財貓」招手動作;歐說,陳伯伯愛和朋友到北市幾條通唱歌,學了新歌,就戴耳機端坐木椅練歌,遊客常以為他是老闆,「陳伯伯就會做這個可愛動作,笑著說『我是媽媽嘴的招財貓』」。可憐「招財貓」做夢也想不到,他視此店如親,下場竟是慘遭殺害。

不停說死者有多好

記者再追問「聽說檢警掌握1張假冒張翠萍到銀行提領的照片,那個女的是依涵嗎?」歐石城向記者打包票說「兩人長相差很多啦!」呂炳宏補充「那一天店內只剩謝依涵和烘豆的『阿狗』在,她不可能外出1小時跑到士林提款啦」。

呂、歐兩人不斷描述陳進福對員工有多好,強調「每天到媽媽嘴才是陳伯伯的生活重心」,不知情的人聽了,真的會感動於店家竟能和顧客結下深厚的情誼,但這種感動持續沒多久,天還沒破曉,正好遇到大批檢警抵達咖啡店,「你們被以涉嫌人身分逮捕!」此話宛如青天霹靂,呂、歐表情瞬間降至冰點,而這段與記者的對談,也成為他們落網前的最後一次談話。

luop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