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s.jpg  

聯合報╱社論

這兩則兩岸新聞引人矚目,不啻也向台灣朝野發出了強烈的警訊。

其中一則指出,福建「平潭綜合實驗區」將劃定一些區域,由台灣市縣或機構規劃開發,或與大陸有關方面共同開發。另一則新聞則是,北京國台辦副主任鄭立中在台灣南部密集會見農漁民,並研議ECFA後續清單農漁產品的採購方案。

「平潭實驗區」的構想是:招聘台灣人共同規劃、共同開發、共同經營、共同管理、共同受益;且可以「台灣縣市或機構」的身分出面。五年內將招聘一千名台灣人才,今年先招募四百人,主要是管理人才與研究人員,年薪約台幣九十六萬至二百八十八萬,最特殊的職位年薪台幣一千萬元。

至於鄭立中在南台灣的參訪,走遍鹽水、將軍、學甲、七股等鹽分地帶,嚐遍番茄、無患子、毛豆、蓮霧、番薯、胡蘿蔔等蔬果,又造訪農會、食品加工廠及生技公司;並稱,將協助台灣農漁民,在「種植、養殖、加工、生產、供應、銷售」的一條龍體系中,降低成本,提升品質與利潤。當然,鄭立中也表示,學甲地區的契作虱目魚今年仍照案進行。

這個態勢儼然是:北京一方面要將能移動的台商往大陸拉;另一方面,對不能移動的台灣農漁業,則自動找上門來。由此可見,總統大選只過了一個月,北京的動作來得比預期的快又殷切;這樣的發展,非但顯示兩岸經濟面的景況,當然也是一個政治警訊。

面對此一情境,台灣在兩岸經濟關係的傾斜與政治安全的顧慮愈加浮現,但台灣似乎沒有抵拒的理由及條件;另一方面,有鑒於對岸動作頻頻,卻必須痛謀因應之策。因為,你能禁阻北京設置「平潭實驗區」嗎?你能反對北京採購台灣的農漁產品嗎?兩岸博弈,不論對手的棋路高下如何,台灣皆必須要有贏到這一盤棋的能耐。

「平潭實驗區」出台,台灣必須加速推動「自由經濟示範區」;不但要與大陸搶台商,也要與大陸搶外資。據悉,平潭實驗區,除實行雙幣(台幣與人民幣)外,也將允許台灣的電視頻道落地及報紙發行,儼然是一個複製的小台灣。台灣若不儘速推動「自由經濟示範區」,怎能擋得住對岸的磁吸效應?

自由經濟示範區,將是新內閣的招牌菜。設想中是在高雄設置,一年內完成規劃及修法,兩年內達成相關立法;示範區實現後,可擴及全台,最終目標是將台灣建設為「自由經貿島」。這其實是十七、八年前推倡「亞太營運中心」以來的陳年舊案;平潭島實驗區的出台不啻指出,台灣若不加速向「自由經貿島」發展,朝TPP(泛太平洋戰略夥伴協定)進發,北京不無可能在平潭完成「一國兩制」的「實驗」。

至於北京在台灣中南部採購農漁產品,這是「入島/入戶/入心」的手法,尤其是在與民進黨搶基層人心。問題在於:民進黨這一套「政治傾台獨/虱目魚仍想賣」的「政經分離」路線能否走得下去?以及那一套「挾制農民權益/抵拒經貿開放」的政策是否可大可久?這已不只是民進黨一黨的課題,更是整個台灣必須面對的挑戰。

中南部的經濟難題,有相當部分是因民進黨不容綠營選民相信「中華民國也能護持台灣主體性」,而認為「台獨始能代表台灣主體性」所致。高雄港市之所以長久未能發揮自由經貿特區的應有機能,其實亦與民進黨在南部操作的意識形態密切相關。如今,民進黨其實也不敢反對鄭立中在南部大事採購,但民進黨可以協助決定:在兩岸政經傾斜的情勢中,朝野合作,儘速在高雄實現「自由經濟示範區」的構想,作為台灣在政經兩方面脫胎換骨的火車頭!

持守「一中各表」,並加速建設台灣成為「自由經貿島」,是在維持兩岸和平發展中,相互支撐的兩大支柱。無「一中各表」,不可能實現「自由經貿島」;無「自由經貿島」,難以支撐「一中各表」。


@@撇開政治立場或考量不談,光是平潭開出的薪資條件,就足夠吸引台灣數百倍甚而數千倍以上所需名額的人前來了(我腦中已經浮現人潮爭先恐後的景象.....)
 在薪資持續低迷的台灣就業市場,政府如果不思本身結構性的轉型,而只是專注在表面的失業率統計數字上,就等著慢慢被其他國家(地區)超越或是坐以待斃吧~~

文章標籤

luop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