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聯合報╱社論】2012.04.06 02:04 am

經濟部調漲汽柴油價格,漲幅分別是九五無鉛汽油每公升3.1元,柴油每公升3.2元,燃料油每公秉2440元。有些媒體記者在街上隨機訪問計程車司機與加油市民,大多數受訪者一如預期,都是對漲價充滿埋怨。不久之前,在立法院的總質詢中,若干民意代表也一再對行政院提出質詢,反映人民擔心漲價的心聲,希望中油台電等國營事業繼續吸收虧損。經濟部在立法院質詢接近尾聲之際才提出漲價之議,大概是為了減低民意衝擊不得不然的策略。

但是,如果政府政策就只能在這麼淺層的「民意期待」邏輯中思考,那麼所醞釀出來的政策,就必然欠缺論述基礎。台灣作為一個天然資源嚴重缺乏的國家,無論如何都沒有實施「全世界最低油電價」的條件。既無低油價客觀條件,卻偏偏要實施低油價,那就一定表示背後犧牲了若干社會成本。行政院若不能將這些社會成本陳述清楚,就始終是在「贊成漲價」與「反對漲價」的正反民粹勢力中拉鋸;思考既不能提升、政策也不夠理想。以下,就讓我們替經濟部做個功課,把低油價的社會成本逐一闡明。

首先,低油電價當然表示中油台電在虧損,這虧損得由國庫貼補。由於國庫貼補來自稅收,而稅收來自全體人民,因此整體而言,低油電價格表示用油用電較少的人,在補貼用油用電較多的人。這不但不符合使用者付費的原則,更是直接悖離了資源分配的公義。因此,「不符公義」是低油價政策的第一重社會代價。

低油電價格政策的第二重代價,就是對馬總統節能減碳政策的反挫。經濟學上有若干學理或許卑之無甚高論,但「以價制量」卻是個鮮少受到挑戰的概念。在2008年馬總統就任之初,內閣提出具有節約機制的高電價方案,其結果則是省電風氣大行,在短期內即省下一座通霄電廠的發電量。可見,用電用油量一定是與油電價格反向相關的。如果行政院真如在野黨立委所建議的,持續採取低價政策,則台灣的節能減碳絕對難以推動、我們的產業碳足跡必然難以改善,而馬總統承諾的二氧化碳減量目標,也一定難以達成。

低油價低電價還有第三種成本,一般人不容易察覺,但綠能科技產業者卻一定是心有戚戚焉。台灣在ICT智慧電網、LED省電燈泡、太陽能板製造、家戶智慧電表等各方面,都有相當的基礎。但是,這方面的基礎要能擴散,就一定要取得關鍵零組件的產製優勢、或是系統營運服務的操作優勢。然而,究竟有多少廠商願意投入前述關鍵零件或系統營運的研發,就要看綠色能源與傳統油電能源的相對價格高低。當傳統石化油電價格越高,則綠色能源的使用與研發就越有吸引力、台灣廠商投入的意願就越高、而他們在這些方面就更能取得全球產業優勢。簡言之,傳統能源價格越低,就越不利於台灣綠色能源產業的發展,使我們原本具有的優勢,逐漸流失。

綜合上述,我們支持經濟部油電價格合理化,也認為中油台電應該停止目前變相補助油電價的政策。台灣絕非能源豐沛的地方,卻是在資通訊節能科技方面著有成績的國家。我們討論油電價格,絕不能在民粹氛圍中打轉,而要有產業前瞻、有節能目標、有使用者付費的理念堅持,絕對要讓油價電價發揮其市場訊息、引領資源調配的功能。紐約市長朱利安尼有句名言:在「做對的事」與「做討好人的事」之間,要選擇前者;而唯有做對的事,行政當局終究才能成功地討好人民。這些話是對經濟部的支持、也是給民粹式民意代表的棒喝。

全文網址: 油電價格偏低 社會成本沉重 | 社論 | 意見評論 | 聯合新聞網 http://udn.com/NEWS/OPINION/OPI1/7010084.shtml#ixzz1rGxEj19b
Power By udn.com

luop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