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 本報記者 薛荷玉 | 聯合新聞網 – 2012年2月13日 上午10:40

高普考去年放榜時,考試院前的榜單上大大寫著「擇優錄取高等考試三級考試各類科正額錄取趙紀綱等2,449名」,排在長長榜單的第一位,高考一般行政榜首趙紀綱的名字上,還用點榜筆加上了紅點,金榜題名,正是如此。

但今年才25歲,還是政大公共行政所碩一研究生的趙紀綱,大學時的成績單上卻曾是一片不及格的「滿江紅」。

大學必修全當 差點被二一

「我大一下學期開始,每年系排名都在倒數5名以內;政治學被當過4次;所有必修課幾乎都被當過一次;大二差點被二一。」趙紀綱細數著他的另一張「紅榜」自嘲,「大五重修的時候,每周都可以看到大一到大四的學弟妹,真的很愉快啦!」

大學終於畢業、也當完兵,一事無成的趙紀綱回高雄老家,看到擔任大樓保全的的父親,連值3天、每天12小時的班,回到家累得倒在床上,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,身為家中獨子的趙紀綱終於醒悟,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想做什麼就做什麼。

趙紀綱的父親曾是高雄貨櫃場的碼頭工人,在開推高機時受傷,媽媽在成衣廠上班,他們最大的心願,就是希望兒子可以考上公職,當個奉公守法、規規矩矩的人。

為圓爸媽心願 苦讀一整年

前年7月,「醒過來」的趙紀綱,拿了父母給的補習費,到公職補習班報名。因家境不好,3萬7千元的報名費,還是分了幾期才還清的。至此,趙紀綱下了破釜沉舟的決心,每天一早8點就到免費的台電K書中心報到,晚上到補習班上課,展開為期一年的苦讀。

愛玩的趙紀綱,高中有段時期沉迷網咖,大學時還愛上調酒,常常自嘲,大學的重要三學分:學業、社團、愛情,他唯一不及格的就是「學業」。但從報考公職開始,他幾乎摒棄了一切玩樂,「我覺得,上榜與否的關鍵,就看你有沒有拚命。」

偶爾念得很煩、壓力很大的時候,趙紀綱會給自己放一天假,跟朋友出去玩,「有時去義大世界溜冰,入場費要3百多元,但我一邊溜也會一邊想,父母的錢是給我念書、不是拿來玩的。」

收集聯合報 掌握重大新聞

在趙紀綱的應考路上,聯合報也扮演了重要角色。擔任大樓保全的父親,總會收集過期、等待回收的聯合報,把上面的社論、名人堂、借鏡國外等專欄,及重要的新聞剪下來,帶回家給兒子讀。

「我爸都把聯合報剪報放在家裡的一本英文字彙書上,我夾進去就代表讀過了。」趙紀綱十分珍惜與父親的這段交流,「我在剪報上讀了蘇起、王健壯的專欄,也讀了花博、ECFA、二代健保、縣市升格、茉莉花革命、大埔農地等重大新聞。」

趙紀綱的行政學申論題拿到39分,行政法申論題有40分,他認為,能把當前時事適度地融入理論來答題,是申論題拿高分的主因

高考最後一天考公共政策,「我在畫下最後一個句號時,心裡想著,一年終於結束了,我對得起這一年的努力,問心無愧。」趙紀綱說,「我的確拚了全力!」

文章標籤

全站熱搜

luopi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